教练员 > 政策信息 > 正文
不辞冰雪为卿热——中国冰雪运动改革开放40年回眸
发布时间:2018-09-26 19:21:23    来源:中国运动文化教育网

微信图片_20180926192107.jpg

1978年10月中旬的一天,和往年一样,吉林省长春市下了第一场雪,黑色的大地铺满了细细的雪花。14岁的叶乔波和八一队的小队员们迫不及待地想上冰训练。  

没有室内冰场,只能在湖上或江上滑野冰。为寻找可以尽早上冰训练的地方,叶乔波和队友们在接近零下40摄氏度的低温里,坐着解放牌敞篷汽车,来到黑河、嫩江、海拉尔、齐齐哈尔等地训练。

同年12月,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,改革开放由此拉开序幕。两年后,我国冬季运动健儿走出国门,登上国际舞台,从此翻开我国冰雪运动发展与腾飞的新篇章。


不断突破超越自我

改革开放第二年,中国奥委会恢复了在国际奥委会的合法地位,1980年2月,以李梦华为团长的中国冬奥代表团一行36人参加了在美国普莱西德湖举行的第十三届冬奥会。虽然没有获得奖牌,但这是新中国冰雪健儿首登国际舞台,五星红旗开始在奥林匹克赛场飘扬。

经过12年的努力与拼搏,1992年法国阿尔贝维尔第十六届冬奥会上,叶乔波以40.51秒获得女子500米速滑银牌,为我国收获冬奥历史上第一枚奖牌,实现了我国冬季项目奖牌“零的突破”。

叶乔波回忆起26年前的情景不无遗憾地说:“我非常想赢得一枚金牌,但在比赛换道区出现了意外相撞,我与金牌失之交臂。但这是我国冰雪史上第一枚奖牌,当时既兴奋又遗憾!”

改革开放24年后,我国冬季竞技体育迎来辉煌时刻——2002年美国盐湖城冬奥会,杨扬在短道速滑女子500米比赛中以44.187秒夺金,为我国实现了冬奥历史上金牌“零的突破”,实现了几代冰雪人的金牌梦。

8年后温哥华冬奥会,我国获得5金2银4铜,王濛、周洋等短道速滑选手掀起“中国风暴”,实现全满贯,申雪/赵宏博、庞清/佟健包揽花样滑冰双人滑金银牌。2014年索契冬奥会,张虹在速滑女子1000米比赛中夺得金牌,实现了我国速滑历史性突破。

40年来,我国每位运动员心中都燃着一团火,就是以最好成绩报效祖国。正是因为这团不灭的信念之火,让叶乔波、陈露、徐囡囡、李佳军、韩晓鹏、李妮娜、杨扬、王濛、申雪、赵宏博等运动员一次次克服伤痛与困难,不断突破极限,超越自我。


穿越时空沧桑巨变

国家体育总局冬运中心原主任赵英刚介绍,40年前,滑冰和滑雪在我国都属小众项目,主要是黑龙江、吉林等寒冷地方的专业队在训练,条件非常艰苦。

“我们每天要开半小时的车才能到达训练地点,外面刮着五六级的寒风,到了地方都被冻得没了知觉,但又必须马上开始训练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叶乔波深有感触,“那时我年龄最小,不到13岁,几乎每天都是哭着训练。”

40年前,东北地区的很多孩子练习滑冰都是因为生活条件差,进入体校是他们的期盼和梦想,花样滑冰运动员赵宏博就是这样开始滑冰的。

“我们当时总到满洲里海拉尔的湖上和江上滑野冰。”赵宏博回忆说,“室外非常冷,我们穿着很厚的毛衣毛裤,带着帽子、围脖、脖套、手套,出汗后一结冰,脖套硬得能立起来,眉毛和睫毛上也会结冰。

1983年,首都体育馆滑冰馆投入使用,我国开始有了室内冰场。赵宏博说:“我们哈尔滨队总去首体蹭冰,室内冰场感觉非常不一样,冰面特别平滑,像镜子一样,滑得很快,甚至会经常停不住,撞到护板上。不过,我们只能排在夜里一点上冰,因为人太多,都排满了。”

渐渐地,我国的室内冰场逐渐增多。上世纪90年代末,原国家花样滑冰队运动员范军在北京成立了第一家滑冰俱乐部——世纪星滑冰俱乐部,此后室内冰场如雨后春笋般增加。如今,我国已拥有250个室内冰场,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时,室内冰场将增至600个

赵英刚介绍,改革开放前,全运会就设有滑冰和滑雪项目。1996年第三届亚冬会在黑龙江亚布力举行,滑雪逐渐成为时尚运动。2007年亚冬会后,我国的滑雪条件开始有了巨大改善。2008年中国成功地举办了北京奥运会,我国的冬季体育运动也由此进入快速发展期。2015年我国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后,出现了新的滑雪热潮,滑雪场数量和滑雪人数快速增长,如今我国的滑雪场已达703个,滑雪人口1570万。

冬季运动全面开花

我国冰雪运动起步较晚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运动员很少出国参加世界比赛,当时的口号是“冲出亚洲走向世界”。赵宏博说:“我练花样滑冰时,根本没想过去国外参加比赛。”

1991年哈尔滨全国冬运会夺冠后,赵宏博和当时的女伴解毛毛受邀去俄罗斯训练、比赛半年。赵宏博说:“在俄罗斯新闻杯赛上,当我看到世界顶级运动员滑冰时,那种艺术冲击力给我巨大震撼,他们的动作太美了,之前我从来没见过。我情不自禁地站起来观看鼓掌,从那时起,我真正喜欢上花样滑冰,开始有意识地训练。”

改革开放初期,国门刚刚打开,代表团出国比赛的设备很简陋,国外先进的设备基本没见过,在国际赛场上,即使技术高超,也很难被认可。

1994年,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成立,中国冰雪运动走上正轨。赵英刚说:“国家开始重视冰雪运动,对冰雪运动项目的支持力度逐渐加大,我国运动员出国比赛次数增多,水平不断提高,也越来越被世界认可与接受。”

申办2022年北京冬奥会时,我国向国际奥委会和国际社会庄严承诺,要利用筹备北京冬奥会的历史契机,在中国大力发展冰雪运动,“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”。为此,国家体育总局等中央部委出台政策,各省区市积极配合支持,全社会参与,短短几年,我国冰雪运动的普及结出累累硕果,呈现出东西南北中多点开花的良好态势。

如今,随着“北冰南展西扩”战略的实施,冰雪运动逐渐普及,参与人数逐年增长。2022年北京冬奥会成功申办,国家体育总局和各省区市积极支持,上海,江苏,广东、重庆、青海等南方和西部省市开始举办短道速滑、花样滑冰、冰壶等国际大赛。冰雪运动逐渐进入人们的生活,成为大众欢迎的休闲娱乐方式

2016新疆举办了第13届全国冬运会,冬运会历史上第一次走出东北,2020年第14届全国冬运会将在内蒙古进行。“冰雪进校园”战略的实施,让冰雪运动得以在青少年中推广普及,为我国冰雪运动的发展开辟了更广泛的发展前景,滑冰俱乐部的快速发展也为专业队选材提供了更多途径。
把握机遇迎接挑战

改革开放后,我国经济快速发展,冬季运动在国际比赛中取得优异成绩。随着2022年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,我国冬季体育运动发展迎来重要历史机遇。

此前的23届冬奥会大多在欧美国家举办,亚洲只有日本札幌、长野和韩国平昌举办过冬奥会。我国冰雪运动经过多年快速发展,2022年冬奥会在近100年后来到中国,不仅给国人带来期待与梦想,也标志着我国开始迈向冰雪运动大国。

张北在北京冬奥会的带动下,滑雪场地建设爆发式增长,成为世界一流冰雪运动场地。

我国历来冰强雪弱,为保证北京冬奥会全面参赛,近年来我国重新组建或加强高山滑雪、跳台滑雪、冬季两项、雪车、钢架雪车等项目的国家队建设,大规模跨界跨项选材,通过多种方式提高运动竞技水平,补齐运动员参赛经验和短板。

如今,已成为我国花样滑冰队总教练,率领花样滑冰队备战北京冬奥会的赵宏博说:“国家对冰雪项目投入力度很大。现在运动员的生活条件,训练条件和后勤保障都达到了世界顶级标准。”冰上和雪上多支队伍聘请了国际级教练,同时采取走出去的方式,去国外训练学习,大大提升了训练水平和比赛经验。

改革开放40年,我国冰雪运动已踏上飞速发展的轨道。2022北京冬奥会将是我国冰雪梦想新的开始,更是梦想的超越。(来源:中国体育报)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